共和国钢城,这是鞍山曾经响亮的称号。对于鞍山来说,它无愧于这个称号,鞍山地区的铁矿储量超过100亿吨,是中国首屈一指的,居全国探明储量第一。
这座人口很早就超过百万的城市实际上历史很短,它是上世纪20年代才开始发展起来的,在钢铁冶炼的基础上发展起来的,从来就是一座钢城。
现在的鞍山仍然是仅次于大连与沈阳的辽宁第三大城市。然而如同东北地区其他城市一样,这个城市也在衰退,而且是不可遏止地衰退。
这个城市的特点是非常明显的,它不同于攀枝花、包头、邯郸等钢铁城市,它从一出生就与钢铁结缘的。鞍钢,是鞍山的标志,提到鞍山,就不得不说鞍钢,它曾经是中国最大的钢铁企业,为中国培养了大批的相关人员。
而今的鞍山,鞍钢的地位仍然明显,鞍钢与相关企业占据了鞍山多半的经济。

就军事力量来说,缅甸要远远强于老挝和柬埔寨,甚至泰国,历史上,缅甸曾经统治过后三者,其实力不容小觑。
但现在的缅甸,虽然没有外患,但内忧不断。这是个军阀割据的国家。
当然,缅甸的政局要远远好于利比亚、叙利亚、也门、索马里和阿富汗,它的政府军实力远远强于地方军阀,但是,民族成分复杂。
甚至说各个民族都拥有或大或小的军队割据一方。这些地方表面上还属于缅甸,但其独立性要远远强于一半的特区。
而位于西部的若开邦,更是面临着糟糕的处境,这个地区的地位十分重要,沿海有大量的天然气资源,这是缅甸重要的出口资源。
而若开邦300万民众中,却拥有100万以上的穆斯林,要知道缅甸是个佛教国家,大部分人都是信仰佛教的。
这批穆斯林有一个共同的身份,被称为罗兴亚人,他们是从邻近的孟加拉地区迁移过来的,对于缅甸政府和人民来说,他们是不受欢迎的。双方的矛盾也在加剧,罗兴亚人现在还没有获得缅甸公民的身份,他们中有一批人成立了自己的武装组织,这不是个好事。

作为辽宁省的两个大型城市,沈阳和大连的竞争是激烈的。
现在,大连的GDP要高于沈阳,不过未来会不会被沈阳超越也不好说。
作为一个辽宁的城市,大连却拥有着不一样的风情,这个海滨城市不同于东北地区其他的城市。东北四大城市中,哈尔滨、长春、沈阳都是内陆城市,而大连则是一个海港。不仅如此,这个城市不像东北,甚至说不像辽宁的,而更像河北或者山东。
大连是中国北方最大的港口城市,这个是以前地理课本上的,但现在的大连已经完全不一样了,青岛的实力远远超过了大连,就连山东的烟台,也早已超过了大连。在整个东北经济衰退的情况下,大连也难以独善其身,尽管它是那么的不像东北城市。

在持续多年的利比里亚内战中,有着“光屁股将军”之称的约书亚·米尔顿·布拉希,是最臭名昭著的武装力量头目之一。在战场上,他率领部下赤身裸体地冲锋,发起攻击前往往还要杀死一名幼童,用以向“魔鬼”献祭。在整个内战期间,多达两万人死于他及部下的枪口之下。
据美国媒体2008年1月21日报道,“光屁股将军”如今已经“弃恶从善”,并从国外返回利比里亚。他坦承自己曾经犯下的罪行,表示愿意接受正义的审判。
QQ截图20200115221917.jpg

虽然利比里亚的内战已于2003年正式宣告结束,但首都蒙罗维亚如今依然是满目疮痍。在蒙罗维亚破败的大街小巷中,时常游走着一位身材臃肿、西装革履的牧师,通过随身携带的小扩音器向民众宣扬和平、和解。他还出售录有自己布道声音的磁带,售价高得惊人——每盘20美元。要知道,大多数利比里亚人每天的生活费用不足1美元。这位牧师就是曾经在利比里亚鼎鼎大名的“光屁股将军”约书亚·米尔顿·布拉希。
布拉希出生于1972年,属于利比里亚的克兰部族。11岁那年,布拉希自称接到了“魔鬼”打来的电话,被授予了无上的权威。部族的长老们惊恐不已,便任命他担任高级牧师。
年龄稍大之后,布拉希将本部族的传统宗教信仰与基督教义相结合,推出了属于自己的一套宗教理念。他创造了一个名为“Nyanbe-a-weh”的保护神,将其确立为克兰部族的三大保护神之一,后来又用“魔鬼撒旦”替换了“Nyanbe-a-weh”。布拉希还改革了克兰部族的权力传承制度,将传统的长子继承制改为通过决斗获得权力。这样的决斗每年举行一次,非常血腥,最终的获胜者可以杀死战败者,或将他们致残。
通过上述变革,布拉希在克兰部族内牢牢确立了自己的威信,以至于出身于克兰部族、后来担任利比里亚总统的塞缪尔·卡尼翁·多伊,也邀请他担任自己的“精神顾问”。
一个孩子能有如此“作为”着实令人生疑,有人认为,布拉希背后有别有用心的成年人唆使。
QQ截图20200115221943.jpg

利比里亚的内乱始于1979年,当时,反对派挑动骚乱,遭到政府军警的镇压。1980年4月,担任总统卫队长的克兰族人塞缪尔·卡尼翁·多伊,率领17名士兵发动政变,推翻并处死了总统威廉姆·R·托尔伯特,结束了美国裔黑人对国家政权的长期垄断。多伊继任总统,成为利比里亚首位土著黑人国家元首。1989年,美国裔黑人查尔斯·泰勒率领在国外创建的“全国爱国阵线”武装打回利比里亚,引发了利比里亚的全面内战。
全面内战爆发时,布拉希年仅17岁。由于总统多伊出身于克兰部族,并且执政期间一贯照顾本部族的利益,布拉希和整个部族自然采取了坚定支持多伊的态度。多伊于1990年9月被反对派武装逮捕并处死,他的支持者们由同样出身于克兰部族的罗斯福·约翰逊率领,继续与泰勒等人的武装力量作战。
1994年,约翰逊找到已经成年的布拉希,请求他使用“神力”帮助自己作战。布拉希慨然应允,招募一大批年轻的士兵(其中有很多是未成年人)加入了约翰逊的队伍。在血腥的战斗中,布拉希习惯赤身裸体、只穿一双靴子冲锋陷阵,手下的士兵纷纷仿效。于是,他们被称为“光屁股营”,布拉希本人则被称为“光屁股将军”。布拉希说,这是他们秉承“魔鬼撒旦”的意旨行事,这样便可以做到“刀枪不入”。
回忆当年作战的情景时,布拉希说:“在投入战斗之前,我们会喝个烂醉,并且痛痛快快地吸食毒品。然后,我们将衣服一脱到底,只剩下一双鞋。在战斗中,一些士兵还戴上彩色的假发,挂着掠夺来的漂亮钱包。我们见谁杀谁,砍下他们的脑袋当球踢。我们赤身裸体,无所畏惧,酒气熏天,嗜杀成性,我都记不清自己到底杀了多少人!”布拉希后来出版了一本传记,其中刊载的照片清晰地反映了他和部下赤身作战的场景。

“光屁股将军”的作战风格令敌人不寒而栗,更为恐怖的是,他还使用活人(基本上都是幼童)向“魔鬼撒旦”献祭。
布拉希说,当时他认为,幼童的“新鲜血液”可以满足“魔鬼撒旦”的需要,因此,极力主张在每次开战前杀死一名幼童。对于这个主张,领导者们有些犹豫,但最终被身为牧师的布拉希说服。献祭的牺牲品大多是战场附近村庄的儿童,布拉希时不时地还亲自下手。“当一些儿童在水面上游泳、玩耍时,我悄悄地潜入水下,抓住一个,将他的脖子拧断。有时,我会制造一些事故。更多的时候,我直接开枪将他们打死。”在2008年1月接受美国《西雅图邮报》采访时,布拉希这样说。
利比里亚内战爆发后,就有了使用幼童做祭品的传闻。如今,布拉希首次公开证实了此类行为的存在。在利比里亚内战期间,死亡总人数约为25万人,布拉希和他的手下就杀死了约两万人。
1996年,布拉希突然停止了杀戮。他在后来接受媒体采访时说,正当他赤身裸体在战场上厮杀的时候,“上帝”突然降临在了他面前。“上帝”斥责他成了“撒旦”的奴仆,而非他自己所认为的英雄。布拉希说,此后他便成了一名“获得重生的基督徒”,1997年就开始在蒙罗维亚街头宣扬和平、和解,推销他的布道录音带。
有分析认为,让“光屁股将军”停止杀戮的真正原因,或许是当时利比里亚趋向和平的政治局势。1996年8月,在国际社会的压力下,利比里亚内战各派达成协议,同意结束内战并解除武装。第二年7月,利比里亚举行了大选,泰勒当选为总统,这个饱受战乱之苦的国家迎来了短暂的和平。

这是国内唯一的朝鲜族自治州
也是我国最大的朝鲜族聚居区。
这里有着与朝鲜相似的风光但又拥有着自己的特色。鹿茸、人参、貂皮,东北三宝这里应有尽有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