分类 故事 下的文章

大学开学军训时,舍友中暑昏迷,被几个同学抬到医院,醒来后,大家假装很悲伤的告诉他,医生说,你时间不多了,有什么遗言你告诉我们,说完还哭成一片。舍友躺在病床上,懵逼了,想了半天,弱弱地说了一句:能不能给我换个医生试试,我总感觉我能活...

大衣哥朱之文作为家喻户晓的农民歌手,在最近这几年发展的相当不错。除了知名度节节攀升之外,收入更是水涨船高,一年的总收入基本上已经接近了千万左右,是当地有名的大户人家。
629x461_1568421353680791.jpeg
只不过有一件事也是让朱之文相当苦恼的,那就是有钱之后,经常会被人借钱,除了外地人,本村人之外,甚至连他的亲朋好友也都来借钱,当然有些人家里并不是真的缺钱,但是他们都打着一个主意,那就是反正朱之文的钱根本花不完,不借白不借,而且借了也不用还。在最初的几年里,大衣哥借了上百万出去,但是花钱的可以说是凤毛麟角。

就在近日,朱之文在直播的时候表示称,村里有几个人的借钱期限到了,他也是上门去要钱,结果没想到,却接二连三的受挫。

在某一户村民的家门口,朱之文敲了半天的门,对方就是不开,让大衣哥也是没办法,而在另外一户人家里,一谈到还钱的事情,差点还要动手打朱之文,欠款人甚至还大言不惭的说道,我还想再和你借点呢!

十年前,他还是个穷小子。

当他演出完,再回到村子里时,发现身边的人都变了。

家里被一堆莫名其妙的人挤满,八竿子都打不着的亲戚排队过来借钱,就连老婆孩子都像换了个人......

最让他受不了的,是村民们刻薄的冷言冷语:

这穷小子长这样也能出名,就唱几首破歌也能挣大钱

更有村民大言不惭的说:

要想俺们说他好,俺庄上一人给俺买个小轿车,一人给一万块钱。

在他们眼里,朱之文的钱“花也花不完”,可他们忘了,这完全是朱之文的个人努力,与他们毫无关系。

苟富贵,莫相忘。

可当朱之文捐钱修路,回报他的又是什么?

村民指责他修的路太少,甚至把村里立给他的功德碑砸掉。

他前前后后借出去一百多万,欠条塞满了一抽屉,可没有一个人还过。

可笑的是,也没有人打算还。

朱之文没飘,可整个村子都飘了。

人性最大的恶,是见不得别人好。

农民的淳朴在利益的趋势下,早已消失得无影无踪。

人性的丑陋在这个村庄里,更是展现得淋漓尽致。

大师频出的年代,课本都如此与众不同

这两年,村民们发现了致富的新大陆。

那就是拍摄朱之文的短视频,或者搞直播。
d1160924ab18972ba4475739e8cd7b899f510ac7.jpg

他们发现,这比种地赚钱又轻松多了。

在过去,他们靠打零工每天能赚到50元,可拍朱之文,随便拿手机拍拍,运气好时,就能赚到200多元。

整个村子再次沸腾了。

小到7岁、大到74岁,纷纷拿起手机对准朱之文。

高贵是朱之文的邻居,靠拍朱之文,他的账号有了一百多万粉丝。

去年,他把账号卖给了一家公司,一下赚到了60万元。

放在以前,这是他想都不敢想的事情,可现在却都轻易实现了。

除了村民,还有全国各地的网友蜂拥而至,他们打着看望“大衣哥”的旗号,实则骚扰加利用,让朱之文全家不堪其扰。

他家成了不收门票的“景区”,朱之文则成了人们围观的“熊猫”。

每天早上,就有人开始砸门、呼喊他的名字:

大衣哥,我们代表全国人民来看你,你不能不见我们啊!

朱家的门一开,这些人就鱼贯而入,挤满了整个院子。

只要在家,朱之文的日常就是配合他们拍摄,甚至连上厕所都有人尾随。

朱之文都忍了。

他的心太软,他总是不忍心拒绝任何人,也不敢摆出任何脸色。

因为会被说耍大牌和架子大。

直到天黑透,这些人才会“收工”回家。

朱之文一家也终于得到短暂的喘息,可仍有人并不放过他们。

翻墙头、砸玻璃、扔东西,无所不用其极地打扰他们,将不要脸发挥到极致。

鲁迅先生曾说过:“我向来是不惮以最坏的恶意,来推测中国人的,然而我还不料,也不信竟会凶残到这地步。”

无奈之下,朱之文只好在门上安铁钉,写上大字,以警告那些疯狂的人。

9年来,朱之文没有过过一个清净日子。

从成名的那一刻起,他早已不属于自己。

在流量至上的年代,一切都让人啼笑皆非。

这是朱之文的悲哀,更是这个时代的悲哀。

做吃播的第二年。2017年以前,我只是个喜欢看吃播的公司小职员。那个时候,密子君、大胃mini正当红,我每天都会定时看他们的直播。看着他们吃各种好吃的,我也嘴馋, 去了好几家他们推荐的餐厅。当时我特别羡慕吃播博主,觉得他们可幸福了,靠吃饭就能赚钱,吃饱了钱就赚到手了。
timg (3).jpg
在大胃mini的微博底下,我看见了那场大胃王比赛的召集令。比赛规则很简单,参赛者挑战两小时不停吃,谁吃得最多,谁就赢了,还有机会被大胃mini的公司选中,成为吃播博主。他们的宣传语写得极其诱人,说什么“征集大胃王,百万年薪等你拿”,好像赢了比赛就能有金山银山似的。那次比赛大概有一百人报名,第一关是吃饺子,我吃了200个,PK掉了三四十人;第二关吃汉堡,我一口气吃了16个。

在做吃播之前,我做过一段时间的采购助理,和普通上班族没什么区别。每天坐在电脑前,统计数据、发邮件、签合同,朝九晚五,重复简单枯燥的工作。我厌倦繁琐单调,也厌倦每天要完成四五六七个项目工作。我是个特怕麻烦的人,以前除了工作还要考虑三餐吃什么,但做吃播就直接解决这个麻烦,既是工作又是生活,相当于给我的人生做减法,多轻松。

那场比赛是我人生的转折点。我顺利完成了比赛,虽然没能拿到第一,但也被公司看中了。公司说我形象好,和市场上现有的吃播风格都不一样,一定能成功。其实我从小就有个明星梦,从小学到高中都是班里的文艺委员,还当过合唱团独唱。我当时想得特美,以后做一个吃播博主,说不定也能成为下一个大胃mini,拥有上百万的粉丝,吃着饭就把钱赚了,多爽。

能做吃播的一般胃口都很大,我就是这样。我胃口大纯属是遗传,我爷爷、我爸都特别能吃。我爸一顿能吃一锅米饭,就着整四道菜吃,饭后还能磕二斤瓜子,啃半个西瓜,而且是啃得特干净那种。所以我们家餐具都比别人家大,遇上年三十儿包饺子,得从早晨开始包。我从小就特能吃。读幼儿园的时候,老师给每个小孩儿盛半碗炸酱面都吃不完,我吃了三盆,还在跟老师要。其他小孩儿早晨上学吃一两个包子就饱了,我得吃十多个,经常因为吃耽误上学。小学初中那会儿,我基本在学校吃中饭,经常吃不饱,每天上学前得背点巧克力才行。

小时候和同学出去吃必胜客,一锅鸡翅上来全被我给端了,同学看呆了,还拍我吃饭的照片,回去跟家里人说,我有个同学特能吃。后来同学也习惯了,不过每次我们出去玩,如果是他们买单,就只请我吃自助。吃了这么多年自助,北京城里基本都被我吃遍了。最搞笑的是,有一次我去吃一家自助餐,还没等吃完,老板给我200块,让我去对面吃,结果对面给我400让我回来吃。

前几天,我开了场自制晚餐的直播。我和朋友做了八个汉堡、一整锅饺子、三袋火鸡面、两大碗冷面,加起来估计十多斤吧。我吃了一个多小时,火鸡面太辣了,但直播不能中止,我一边吃一边让朋友拿点水和冰淇淋来解辣。虽然辣,但我不能过分表现,大口吸气之类的夸张动作是绝对不允许的。
timg (2).jpg

你们别以为吃播就是单纯吃东西,可不是这么简单的事儿。一个是自己嘴里送,一个是往镜头前面送,这两者差别可大了去了。大家总觉得我们在享受美食,其实我们是在工作,最重要是让屏幕背后的人觉得好吃。吃播其实是一场表演,一桌子菜是主角,我们只是配角。面对食物,我们要全情投入,努力表现出享受美食的样子,充分展现出食物的美味诱人,让观众跟着一起享受。

要让观众喜欢你,首先得选对食物。选择的依据是什么呢?绝对不是我的喜好。我要站在观众角度考虑,选大家比较感兴趣的,最近比较火的食物。看多了吃播视频,你就会发现,吃播视频虽然多,但大家吃得来来回回就那么几样——烤肉、炸鸡、火锅......基本都是高热量的食物。现在的人都怕胖,高热量食物好吃也不敢吃,那我们就替他们吃。烤肉表面的滋滋作响、炸鸡咬起来的嘎嘣脆、芝士拉丝的视觉冲击,观众就算没吃到也会觉得过瘾。

食物在镜头前也讲究卖相。色泽鲜艳的食物都比较适合录吃播,比如红色的肉,咕噜咕噜的红油火锅,看起来就让人有食欲。但绿色的就不适合,比如蔬菜,谁爱看你吃菜啊。粘稠的食物也不适合,视觉上不好看。

我最近走“好大只”路线,就是吃超大份的食物,比如巨大的披萨、巨大的包子,看起来特别震撼。其实吃播基本上都是吃单一食物,因为如果吃一桌子不同的食物,观众对我们吃了多少是没有概念的,如果只吃一种食物,观众能有记忆点,知道你到底吃了多少,吃得越多他们看得越过瘾。

做吃播不仅食物要选对,还得会展示。食物的摆放就有讲究,肉类食物要靠近镜头,再撒点葱花、香菜,这样显得更加诱人。同色系的食物不能放在一起,不然会重复,比如空心菜和西兰花就不能摆在一起,中间至少得隔道肉菜。为了显食物量大,我会把食物架高一点,或者坐矮一点的椅子。你看有的吃播视频,食物分量看上去贼大,再一看,那桌子都齐人脖子了,近大远小嘛,就是这个道理。

吃之前,可以夹一筷子凑到镜头前展示展示,观众会觉得好像在喂他们吃。吃的时候,先咬一口,再把咬的那口横截面给观众看,这时候得配黄光,最好45度角打在食物上,会显得食物尤其好看。食物送进嘴里,要小口小口咀嚼,还得换着边来。如果你老用一边嚼东西,在视频里看起来呲牙咧嘴的,特丑。咀嚼的时候把嘴闭紧,吧唧嘴是绝对不可以的,食物咽下去再开口。吃的时候如果不说话,表情也不能松懈。我一般是吃的时候闭着眼,摇头晃脑地,一脸陶醉的感觉,或者吃一口,嚼两口,再说“哇,好香!”。

做吃播不仅要能吃,还要能聊。我从小就不太怯场,从不会让场子冷掉。就算是俩小时的直播,我也会一直和评论的朋友聊天。一开始我就会说,hello大家好,你们在干嘛呀,有没有吃饭,先抛出一些问题,让观众打开,然后再聊些最近的热点。比如最近比较火的综艺、电视剧,问大家最近吃了什么,爱不爱吃我在吃的东西,我吃的这个什么味道啊。在镜头前的我,永远是活泼的、健谈的,但其实私底下我话挺少的,精力都放在了线上,一下播就不想说话了。人郭德纲不也这样嘛,下了台不说话,上了台就进入表演状态。

你们看起来我很享受美食,可能事实恰恰相反。有一次,我吃鱼头泡饼,那饼齁咸齁咸的,但我不能说啊,我只能说这饼很入味,挺好吃的,鱼肉很嫩,总之要尽量避开咸的话题,说其他的优势。说到底,吃播就是一场表演,我们是台上全情演出的人,让台下的观众开心是我们唯一的使命。

我最常遇到的三个问题

我们经常会在餐厅拍摄,其他食客每次看到我们吃一桌子菜的大阵仗都特别好奇,一堆人围着看,还有人主动上来聊天。他们无非就三个问题。第一,是真吃吗?第二,为什么能吃这么多?第三,怎么保持身材的?说实话,这也的确是我们圈子里最核心的三个问题了。

真吃当然是真吃,我们经常在外面拍摄,就算视频可以剪辑,可拍摄时难免有人看着,万一假吃被抓包,多丢脸啊。

至于食量,一般做吃播的都挺能吃。在没做吃播之前,我每月都要花两三万吃饭,一天大概要吃十斤食物才能饱。但做吃播之后,我几乎每天都拍视频、做直播,有时候一天还录好几场。高强度的进食渐渐撑大了我的胃,原来是10斤的胃,现在可能是12、13斤。

刚刚做吃播那会儿,我有一次要吃十份土豆粉火锅。刚开始我以为自己能吃完,可没想到一锅里那么多菜,土豆粉在锅里还会越泡越大,吃到第八锅的时候,我已经撑得有点难受了,但录制不能中止,我只能逼自己吃下去。还有一次我吃25盘烤五花肉,每盘两条肉,一条大概有硬币竖起来那么厚,加起来也有十一二斤,那肉油脂特多,吃完我都有点腻得慌。原来我吃东西只会让自己八九分饱,但做吃播之后经常吃到十分饱、十一分饱,可能刚开始会觉得很勉强,但频率高了,胃容量会变大,也就不觉得难受了。

很多吃播博主都会边吃边喝水,而且经常是喝好几矿泉水瓶的量。其实喝水就是锻炼食量的一种方法,食物和水一起下肚,食物在水里会膨胀,而胃是有伸缩性的,食物可以强行把胃撑大,人就能吃下更多食物了。日本有个大胃王叫小林尊,他之前就说过自己靠喝水锻炼食量。

吃得多,我们身体消化的负担也就更重,尤其现在很多吃播都是年轻女生,女孩子爱美是天性,都不想发胖。对我们来说,如何消化就是个大问题。一般人都会选择健身,我有个朋友也做吃播,他每天除了吃基本就是健身,在健身房里能呆上五小时,锻炼的强度和节奏一般人绝对承受不了,他简直把自己当成一个工具在用。有的博主结束拍摄后,会吃健胃消食片、山楂丸,促进消化。

我自己在这方面没有特别的方法,但做吃播以后,我基本上一天就吃一顿,减少平时吃饭的次数,留点肚子给拍摄的时候用。还有一点,我从小就是个“直肠子”,消化特别快。吃完饭后半小时之内,我肚子就会有反应,控制不住那种,马上跑厕所,而且还经常把厕所弄堵。如果一天吃三顿,我就得跑三趟厕所,比普通人频率高得多。

有很多网友说我们催吐,当着镜头的面把食物吃进肚里,镜头之外转背就全部吐出来。我是天生能吃不容易胖,别人吐不吐我不清楚,但至少也不会老这样吧,多伤身体啊,而且这万一被人扒出来岂不是遗臭万年吗?如果真是靠催吐做吃播,公司估计都不会签这种人。我签公司的时候,工作人员都会问是不是天生能吃,这毕竟关乎到公司的形象,如果不是真能吃也不敢让你去外面吃。

为了不被大家遗忘,

我每天一睁眼就在工作

好吃是我做吃播说得最多的词,但很多时候,我并不知道好不好吃。一期正常的吃播拍摄需要先拍食物特写,可能要等上一个小时才能开吃,食物早就凉掉了,第一年拍视频我几乎没吃过几口热乎的。很多食物是经不起等的,面条类的放久了就会糟,可我们吃的时候还要演出一副食物刚出锅的样子。

一种食物,可能尝第一口你还吃得出味道,但等你吃完七八斤,还能尝出味道吗?有时候,我一天得拍三四家餐厅,越到后面我越吃不出感觉,吃完了也不知道这个东西到底是什么味道,我们说好吃,都是按之前写好的台词背出来的。你看到我在吃东西,其实我只不过是把嘴张开,把食物送进去,整个人已经麻痹了,甚至会抵触食物。吃不下去的时候,我会跟自己说这是工作,开心也好,不开心也好,既然选择了这个,就要坚持完成。

为了达到更好的拍摄效果,我需要提前做好一切准备,而最费工夫的无疑是写台本,提前计划好拍摄时要说什么。做吃播除开吃,还需要能聊、会聊,早期做吃播的时候,我经常被弹幕吐槽词语匮乏,很爱说“然后”,开口前还会不自觉“嗯”一声,聊天的话题也经常重复。为了不被吐槽,我大量地看吃播视频和美食节目,学习如何描述食物的口感,聊起观众感兴趣话题。我之前还开过小号,一个人对着镜子直播,观察自己的表情,练习咀嚼和镜头感。

录吃播和平常吃东西时的咀嚼不一样,除了要嚼得好看,还得快,我基本上嚼五六口就吞。起初我经常被噎到,需要喝水才能顺下去,慢慢适应以后,现在都习惯了。一口食物如果嚼太久,拍摄时间会被拉长,而我们一场直播才俩小时,那么多食物要吃完必须快。

做吃播两年来,我也遇到过一些很有攻击性的网友。他们会在我的视频里发弹幕、留评论,说我长得老、不喜欢,说得很难听。一开始我看到这些心里还是挺难受的,慢慢地,再看到这样的评论我能不往心里去,因为已经习惯了。

今年4月,我从公司离职,我打算自己单干,离职第二天就开始拍视频。(你为什么不多休息一会儿呢?)这个时代,你一旦离开了大家的视野,很快就会被遗忘,要让更多人认识我,必须多露脸。

现在的吃播正常是一周更新三四次,厉害的人能天天更。我们拍摄一期视频,前期要策划,中间要拍摄,后期要剪辑。我一周拍三次视频,直播三场,要达到这个更新频率,基本一睁眼就在工作,很少跟朋友聚会,就算聚会都会开播,这算休息吗?一天工作下来,我要从一个餐厅跑到另一个餐厅,坐在餐桌前,不光要吃,还要聊天,要想着说什么话题跟这场吃播比较贴切,脑子得转得快。

没有拍摄的时候,我要写段子、剪视频,这些都做完了就在网上找找餐厅。毕竟我吃这么多,临时突袭可能商家没准备那么多食物,而且如果不是自助,饭钱可不少。我和餐厅合作,他们让我免费吃,我在拍摄时提几嘴餐厅的具体地址,也可以推荐一些菜品,给他们家招揽顾客。找餐厅需要耐心。一开始通过电话联系,很多商家怀疑我是骗子,是不是想来蹭饭的,十家餐厅里能谈下的可能就一个。

我每次拍完回到家里,第一件事就是刷剧或者看综艺,我喜欢搞笑的、轻松的,比如真人秀,先看一部才有力气去剪片子。

当吃成为工作,

我患上了“职业病”

做了这么久吃播,有的时候真的会把吃当成工作。现在我吃东西之前都会先打开镜头,能多一条素材就多一条素材,没有镜头就没必要吃,有点病态吧。开动之前,我会把桌子擦干净,来回收拾,吃的时候我会留意自己咀嚼的方式,先吃什么再吃什么,有空盘就让服务员赶快撤,用剩下的纸、吐出来的骨头一定要赶紧扔掉。

虽然我是个害怕麻烦的人,但在吃的问题上我决不含糊。我会做饭,也爱做饭,要没有事儿的话,我能一周不出门,天天在家做饭。我不会故意挑简单方便的做,一定做自己爱吃的。现在工作太忙了,整天都在为了吃而忙活,没那么多时间下厨。

现在我一周能吃六七十斤食物,而且大部分是高热量食物。做吃播吃了太多荤的,还挺想吃点素的,这要放以前,可是我绝不爱吃的。主要是现在生理上有反应,承受了太多蛋白质,就想吃点带维生素的。除了吃蔬菜,我也会喝一些粥,养养胃。虽然现在没有专门调理身体,但等我年纪大了,肯定也要吃点补品。

虽然我不是易胖体质,但吃播也给我的身体带来了一些变化。最近一年,我胖了将近十斤,原来胳膊细得不行,现在也长肉了。我每半年去医院体检一次,倒没有什么大问题,但因为做吃播吃得太油腻了,老上火,医生建议我少吃点油腻食物。

除了定期去医院体检,我还会定期去打瘦脸针。我每天都拍吃播,吃上十斤食物,咀嚼肌锻炼过度,不出两个月,腮帮子就会变大。我们做吃播的每天出现在镜头前,腮帮子太肿就影响形象。所以我每半年去打一次瘦脸针,一针管半年,打完也不需要休息,第二天照样吃,无论你怎么吃,腮帮子都不会变大。

我父母到现在都不知道我在做吃播,他们一直希望我能有一份稳定的工作。前几天,我回爷爷奶奶家,晚上开了一场直播,开播之前我跟他们说,想开个直播和网友互动,玩玩网络。爷爷奶奶知道我在做什么,但他们只让我多注意身体,做什么他们都无所谓,还答应会替我保密。

我一般是中午或者下午起床,下午到晚上拍视频,剪片子到凌晨再睡。我和父母一起住,他们看见我作息不太正常,有时候也问一两句,我就说在和朋友创业,所以能自己决定作息。

我今年26了,再干4年,30岁以后就不做吃播了。年纪上来了,形象肯定会慢慢走下坡路,我也不想一辈子抛头露脸,还挺那什么的。况且,每天在镜头前拍两三个小时也需要时间,我觉得应该做一些更有价值的事。能不能当一个管理者呢?自己去培养一些新人,就像好多明星开工作室一样,我来管理更多的人,可能会创造更多价值。

《疯狂的外星人》符合贺岁片的必备要素:圆满大结局,有很多笑点,但是很多地方想笑又不敢笑,细细参详,有很多地方就是如鲠在喉,无法言明。
timg (1).jpg
宁浩他在说故事,而似乎又不仅仅是故事:在电影里完整展示了一条生物与文明的鄙视链。

外星人鄙视地球人:“低等文明不配知道我的名字。”
白种人鄙视黄种人:“该站在历史舞台的不是你们,是我。”
有钱人鄙视耍猴的:“把花果山拆了,开个火锅城。”
耍猴的鄙视猴和看起来像猴的外星人:耍、卖、囚、虐。

每个生物都是在鄙视链里不自知的一环,自以为耍猴耍得特别溜,结果随便一个情势倒转就成为被玩弄于股掌之间的猴。

外星人失去了头环,猴戏做得比谁都标准;白种人想得到基因球,不停咂摸着被黄种人粪便涂抹的弹珠;耍猴的发现自己面对着外星人,鞭子一下下往自己身上抽……

不用觉得它侮辱了中国人还是美国人,因为大家都是猴,当谁都看不起谁的时候,怎么办呢?“喝酒吧,都在酒里了。”这是一种极具东方式的调侃。

人们缺少的不是高人一等的地位,而是对彼此的尊重,所以,谁也别瞧不起谁……我们不过都是到这人间走一遭的“猴儿”罢了。

u=428473521,2297891929&fm=26&gp=0.jpg
01

公元719年,长安郊区。

在一座豪华别墅里,一个年轻的贵妇坐在评委席正中间。

这里是“大唐好声吟”的比赛现场。

参赛选手只要登上舞台,把自己写的诗吟诵出来。评委就会当场给出yes or no的评价。

从早晨到下午,一个个来自全国的年轻诗人轮番登台。他们很有才,也很自信,拿出自己精心准备的诗。

他们知道,只要征服评委,就可以在长安这个大城市立稳脚跟,走上屌丝逆袭之路。

但他们都忽略了一件事。

这是在唐朝,这里是长安。

写诗的人比读诗的人都多,就像现在,写公众号的比看公众号的人都多。

他们还忽略了另一件事。

坐在评委席中间的年轻贵妇,叫李持盈。

她的奶奶是武则天,哥哥是唐玄宗,官方称谓:玉真公主。

从小到大,玉真公主见过了太多写诗的大神,也见过太多神作。诗品高雅,眼光苛刻。一般的诗,入不了她的眼。

在这栋别墅里,一首诗如果不能让人发出‘卧槽’的惊叹,就活不过半柱香的时间。

而此刻,已是傍晚时分。

听了一天诗的玉真公主,已经略显疲惫。她略微转过头:

“没人了吧?我晚上还有场湖天盛宴,得走了。”

正要起身,主持人马上俯身说道:

“公主,还有最后一位,请再等半柱香。”

说话间,一个怀抱琵琶的少年上场了。

02

少年衣着朴素,没有开场白,不做自我介绍。

抱着一只琵琶,径直走到台上。

当时,为了讨好朝廷歌功颂德的文艺口味,诗人们喜欢投其所好,歌颂大唐盛世,赞美壮丽山川,被我大唐杨皇后美貌所震精等等。

总之,都是正能量。

但这个琵琶少年却偏不。

只见他向乐师微微点头,音乐响起。

一段柔美平缓的丝竹过后,少年快速拨动琵琶。重金属的旋律和强烈的节拍倾泻而出。

少年扯着山西腔,高亢中带有倾诉,嘶吼中带有真诚,激昂中带有愤怒。

大唐开国近百年,从未听过如此带感的音乐。

由于当时没有录音设备,这首劲曲早已失传,我们只能推测歌词的大意:

我曾经问个不休,你何时跟我走?

可你却总是笑我,一无所有。

表达了少年面对现实与梦想的无奈叩问。

玉真公主倦意全无,如痴如醉。若不是顾忌公主的身份,她一定会站起来鼓掌:少年,我跟你走。

一曲完毕,全场寂静。

半晌,玉真公主才开口说话:

“此曲何名?”

少年一脸平静:

《郁轮袍》

说话间,玉真公主已经走到了台上。

眼前的少年,“妙年洁白,风姿郁美”。

翻译过来就是,人特别年轻,皮肤特别白。忧郁的眼神,透出一种不寻常的美。

“你叫什么名字?”

少年感到,自己终于要逆袭了。

他放下琵琶,声音不大,但在场的所有人都听得见:

“王维”

那一年,他19岁。

03

当晚,在别墅里的湖天盛宴上,王维被安排在了主桌。

玉真公主一个劲跟王维聊天,谈音乐、谈梦想、谈人生,几乎忘了其他人的存在。

这时,一个半天插不上一句话的官员说:

“他不仅懂音乐,还会写诗。”

玉真公主端起来的酒杯,突然放了下来。

会唱歌的我见过,会写诗的我也见过。王维同学,你真这么厉害?

玉真公主开始出题:

“今天是酒宴,就写个跟酒有关的吧。”

王维想起送一个很二的朋友去西边打仗,在渭城告别,思念之情油然而生。他左手端起酒杯,右手执笔:

渭城朝雨浥轻尘,客舍青青柳色新;

劝君更尽一杯酒,西出阳关无故人。

当“故人”两个字写完的刹那,王维一口闷掉杯中的酒。

全场再次寂静。

这首诗有景有情,那个在台上愤青的王维,变成了重情重义的王维。

玉真公主再也不顾公主的身份了:

“待我辞去公主,为你伴唱可好?”

不久之后,王维的首张大碟《新长安路上的摇滚》发行了。

主打曲目,除了《郁轮袍》,就是这首与故人喝酒告别的《阳关三叠》。

04

得到公主的赏识,王维很快就进入朝廷,做了高级公务员。

除了给宫廷乐师当顾问,没事就跑到玉真公主的别墅里,客串一下“大唐好声吟”的评委。

但这样的日子并不长。

别忘了,这是在大唐,这里是长安。

大神级的人物一个接一个出现,玉真公主的那栋别墅里,也迎来送往一个个少年。李白、杜甫、王昌龄、高适……以及红了几天就被遗忘的小角色。

王维的出镜率越来越低。偶尔在朋友圈发了新作,玉真公主的点赞也少了。

加上体制内工作的平淡,愤青王维,骨子里的骄傲重新唤醒。

你们以为我只会写诗唱歌弹琵琶吗?

老子只是低调。

画画,才是我的终极大招。

远看山有色,近听水无声。

春去花还在,人来鸟不惊。

这是诗中有画。

我的《辋川图》,被收编在《唐朝名画录》:

“山谷郁盘,云飞水动,意出尘外,怪生笔端。”

这是画中有诗。

我的山水画《雪溪图》,被历代皇帝收藏;

我的《袁安卧雪图》,是奥理冥造派的开山之作;

我的绘画理论:“凡画山水,意在笔先。丈山尺树,寸马分人。远人无目,远树无枝。远山无石,隐隐如眉……

至今还是国画的奠基理论。

虽然我的“诗佛”称号,不如李白的诗仙,也不如杜甫的诗圣。但我的另一个荣誉称号——“文人画师祖”,是李杜想都不敢想的。

在唐诗界,我是唱歌最好的;

在音乐圈,我是画画最好的;

在画坛,我的诗是最牛的。

拜服吧,公主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