女性,《简爱》摘记

海伦对简说的,一个小小的女孩,仿佛看穿了这个世界,热爱却又绝望。

“我很高兴,简。当你听到我死了的时候,千万不要悲伤,没有什么可以悲伤的。总有一天我们大家都得死去。现在正多去我生命的疾病并不痛苦。它比较温和,发展也慢,我的心灵已经得到安息。我没有什么牵挂。我只有一个父亲,他最近结了婚,也不会思念我了。我那么年轻就死去,反而能够逃避许多严酷的磨难。我没有什么能在这个世界上做出丰功伟绩的气质和才华,我肯定我会一直犯错误的。”

说人类应当满足于平静的生活,是徒劳无益的。人类应当有所行动,倘若找不到,那就由自己来创造。成千上万的人注定要承受比我更沉寂的灭亡;还有成千上万的人在默默地与他们的命运抗争着。没有人知道除了政治反抗之外,还有多少抗争在人世界芸芸众生中酝酿着。一般人都认为女人应当平平静静,但是女人跟男人一样是有感觉的。她们需要发挥自己的才能,而且也想兄弟们一样需要有用武之地。她们对于过分严厉的束缚、过分绝对的停滞,和男人一样感到痛苦,比她们更享有特权的同类们,只有心胸狭窄者才会说,女人们只应当做做针线,织织长袜,弹弹钢琴,绣绣荷包。如果仅仅因为她们希望超越世俗认定的女性所应守的规范,做更多的事情,学更多的东西,就去谴责或讥笑她们,这未免显得自私轻率。

(读到这里的时候,还是很感慨的,最近越来越觉得男女之间的差别太大了。大家各执一词,都在生活中或挣扎或沉寂着,似乎是谁都不愿意妥协,或者大家在谈到性别的差别的时候,先把彼此当个没有性别的人来看,又会是什么样呢?)

“那么首先一个问题是,你同不同意,由于我刚才所说的理由,我有权在某些时候稍微专横、唐突或者严厉一些呢?我的理由是,按我的年龄,我可以做的父亲,而且我有着种种阅历,和许多国家人打过交道,漂泊了半个地球。而你和同一类人平静的生活在同一所房子里”

“你想怎么样就怎么样把,先生。”

“这不算是回答,或者说是一个很让人生气的回答,回答的含糊其辞---要回答得明确些。”

“先生,我并不觉得您有权命令我,仅仅因为您年纪比我大,或者阅历比我丰富--能否有特权取决于您如何使用自己的时间和阅历。”

(这段对话,真的是把简的个性展现的淋漓尽致)

“你从来没有嫉妒过,是不是,爱小姐?当然没有,这我不必问你,因为你从来没有恋爱过。这两种感情还有待于你去体验。你的灵魂还在沉睡,还有待于一次震荡才能把它唤醒,你认为一切生活都像平静的流水般逝去,就像带现在为止你的青春一直在平静地流走一样。你闭着眼睛,蒙住了耳朵,随波逐流,既没有看到不远的河床上礁石林立,也没有听到海涛在礁石脚下滚滚翻腾,但是我告诉你---你仔细听着---某一天你回来到河道中演示嶙峋的关隘,这里,你整个生命的河流会被撞得粉碎,成了旋涡和骚动、泡沫和喧嚣,你不是在岩石尖角上冲得粉身碎骨,就是被某个席卷一切的巨浪掀起来带走,汇入较为平静的河流中去---就像我现在一样。”

“一个流浪者要安顿下来,或者一个罪人要改过自新,不应当依赖他的同类。无论男人和女人都难免一死;哲学家们会在智慧面前踌躇,基督徒会在德行面前犹豫。如果你知道有人曾因犯了错误而痛苦,就让他从高于他的同类那儿去寻求改过自新的力量,寻求安慰来治愈创伤吧。”

“我告诉你,我非走不可!你以为,我会留下来做一个对你来说无足轻重的人吗?你以为我是一架机器?---一架没有感情的机器?能够容忍别人把仅有的一口面包从我嘴里抢走,把仅有的一滴生命之水从我杯子里泼掉?难道就因为我贫穷、低微、长相平庸、个子瘦小,就没有灵魂,没有心灵吗?---你想错了?我和你一样有灵魂,我的心和你的一样充实!如果上帝赋予我一些美貌和充足的财富,我也会让你难以离开我,就像现在我难以离开你一样。我不是通过习俗、常规,甚至也不是通过烦人的肉体在和你说话,而是我的灵魂在和你的灵魂对话,仿佛我们两人经过了坟墓,站在上帝脚下,是平等的---因为我们本来就是平等的!”

(读来还是觉得这个女孩好勇敢!)

“我不是天使,永远也不是,我是我自己,罗切斯特先生,你不该在我身上期望或强求只有天上才会有的东西---你不会得到的,就像我也无法从你身上得到一样,我根本就没期望这些”

转载声明:本文为素材本的原创文章,转载请注明原文地址,谢谢合作

发表评论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