阿富汗经济形势剖:中国制造在阿富汗大行其道

闭塞成为过去、信息已相当发达。如果不是传统因素阻挡,商人是能发掘更大潜力,阿富汗的一少部分人起步全球采购。阿富汗和平的第二年、就是2003年吧,我们又到阿富汗,那一次走的是西边,在阿富汗西部重镇“赫拉特”,专门去看了中心广场南边的大市场。只一年,江苏毛毯,广东收录机、碟机,甚至上海药厂的药品,都摆在简陋商店里出售。每一家商户都希望和我们搭讪,成为商业朋友最好,他们大量需要廉价商品,质量怎样先不管,也没人知道什么才是质量好。在国内消声匿迹很多年的东西在这里都见到了,使同行人回到了童年,只是环顾四周,又极度陌生,才知道所处另一个世界。 

就像贩卖中国积压品这类生意,成就了很多早期阿富汗商人,拉菲兹是其中一个代表。现在经营一家运输公司,客运和货运,负责一些项目部人员安全接送和物料供应。一些有了规模的批发商几年后开始在广州、浙江下订单、一次几个集装箱并且不是那么挑剔质量时,得到了国内企业主敬若上宾的招待。欢迎他们的原因是订单开始给厂家带来高额利润,同时没有欧美、日本单子的风险。做欧美日本单子,没有哪家不是要在十分严把质量关情况下、再多做相当比例备品供客户挑拣,已达到合同上数额。阿富汗订单则不必,只要认真做出来合同上数量就可以,阿客户看到绝大部分都是正品,就连连说很好,不会提一句有少量次品、挑剔的话,厂家赚钱轻松。 

 和平初期第一阶段,阿富汗各行业蓬勃发展,那么低效的情况下经济增长还是两位数,要知道我们两位数付出了怎样的环境和人力代价。只是依旧没工业。什么东西好卖、什么是最需要,只要去市场看一看就一目了然。过来一个集装箱或者一批散货,从城市中心就开始看到这个舶来品,先是出现在小推车、四轮木架车上,价格也便宜。接着你会在商店看到,商场看到,价格略高,尔后批发中心在分发。记着有一个中国牙膏,牌子是国内没见过的“芳草”,未见批次和厂名,按我们话叫三无产品,填补了低档牙膏空白。到处都卖、也卖得很快,去另外两家中国同胞住所时,就不经意看到了这种牙膏,便宜,好用。其他都是西方品牌,即便泰国印度、波兰伊朗的也是很贵,还未必好用。 

不过只一两年,再没有见过这个牌子牙膏,就印证了这是一单纯粹的、阿富汗人做的贸易。掘到第一桶金就去捕捉更高利润生意,咱们叫升级换代。这期间,国产品牌电器进来很多,包括不知道从国内哪里挖掘出来的小屏幕黑白电视机,也五十、六十美金的摆着卖,生意红火。半导体从五美金迅速滑向两美金,这些在国内灭绝于上世纪的电子产品,成了新世纪换天后阿富汗业余生活主角。慢慢的,国内所有日用品都来了,锅碗瓢盆冷电器,汽车电瓶发动机,只要你找,街道两边的商店总是能看到。


喀布尔,一个在世界上也少有的高原城市,机场海拔1880米。这个海拔并不算很高,只是在这种高原建首都的国家并不太多,何况它的历史已有三千多年,仍然比较破旧。如果第一次从中国来到阿富汗,都会情不自禁拿中国和阿富汗作比较,结果是阿首都喀布尔不如国内大部分城镇,自豪和傲娇瞬间爆棚。确实如此,市政建设方面,喀布尔没有几条像样公路,街区七成是泥土路,好在这里下雨少,全年在春夏之交和深秋雨水较多。全城没有自来水管道和排水系统,很久没有改造过的老化电路支撑着半有半没有的全民、工业用电。少有交通红绿灯,就算市中心,也是交警用哨子或者干脆用口哨指挥来往车辆,好在他们口哨足够的响,足以引起驾驶员注意。 

纵然这些,也还是和我们国内大部分城市不同、更不要说普通城镇了。这里有国际机场,军事基地林立,各种肤色的军人全副武装巡街,战车鱼贯左右,亚洲最大的军用直升机老巢就在喀布尔35公里处,天天各式直升机头顶掠过、包括最新式的无人机,低到能清楚看到重机枪枪管和标记。联合国各种机构鳞次栉比,闻名遐迩的新闻机关密布,其中在北京供职五年懂中文的路透社记者艾玛、是多年的朋友,标准的英国版淑女也鏖战在阿富汗四年了,常和我们交流阿富汗观感。老外项目部、公司一家接着一家,在这里、我们都是老外。 

当今世界、就说国际事务吧,只要美国插手,不是好就是不好,或者这方面好那方面不好,反正不会再和过去一样、从此绝不会。美国人倡议下,有头有脸的国家都出钱,弄了一大堆真金白银送给阿富汗来花,谁也不甘落后,好像不参与就难做地球一员。这么多钱看是有计划改善阿富汗,首先进入喀布尔国家账户。虽然公务员工资依旧低,没关系,老鼠滚鸡蛋的技巧不用教。虽说政府采购项目都是招标,被内外勾结巧取豪夺拿走了援助款多了去,该配套空调电脑没到位的没到位,到位也是参差不齐,象喀布尔马路上行驶的汽车,左舵右舵并行不悖。也有胆大人干脆卷款跑掉,反正阿富汗还没有一个联网大数据身份认证系统,持有多个身份证件的阿富汗人很普遍。


滚滚长江东逝水,一去不回。刚开始相信阿富汗人道德水准的美国人大跌眼镜,原来信誓旦旦的宗教语言也靠不住。改头换面,把各项直接捐助变通成项目办公室工作,需要建楼、修路、办公设施,就招标全球给实物,受制裁国家不在此列。比如阿富汗修路大量需要沥青,邻国伊朗又多又好又便宜,很想积极参与阿富汗重建,战乱不怕,但美国人合同规定不能采购不能来往。那么,对以前那种类似于分唐僧肉传说、抢劫式的发财梦终止了,换成了需要通过合法程序,张冠李戴的投标游戏。城市某个房间欢声笑语中、包含一定智商的“偷梁换柱、绅士合作”时代来临。

转载声明:本文为素材本的原创文章,转载请注明原文地址,谢谢合作

发表评论: